用户19801126

姑娘别怕,我确实是流氓🙂

【一八】【张启山x齐铁嘴】《经年(上)》

#感谢群里米糕太太和其他妹子分享的脑洞以及砍刀#
#不知道会写多长,写到哪算哪吧_(:з)∠)_#

1、佛爷是靠卖貂和参在长沙起的家。
因张家老太爷尤其好这两口,张家在东北时就把控着东北市面上流通的貂和参六成的货源,还以一支罕见的百年老山参,给刚出生的孙少爷定下了一门娃娃亲,一时在东北传为笑谈。
张家的貂皮皮板柔软弹滑,皮料毛色均匀针绒齐整,人参也大多是芦碗多且芦长的好货。张启山初到长沙无人无钱,就是靠着倒卖这两样东西,渐渐在长沙站稳了脚跟。
齐铁嘴坐在去佛爷家的车上,一边磕瓜子一边磨着副驾上的张副官和他说说佛爷从前的事儿。张副官开始不愿意和他废话,但架不住八爷那张铁嘴不住的啰嗦,张副官翻了个白眼,不情不愿地讲起来,后来竟然也有些停不下来的意思。
“据说那姑娘也是个长沙人,祖父与老太爷是拜把子的兄弟。只是佛爷来的时候走的急,不曾问那位姑娘的姓名,后来事情多也就忘在脑后了,一直耽搁到现在,这么多年,那位姑娘大概早就嫁人了吧。”而且现在这世道,哪有心思儿女情长呢?副官想。
齐铁嘴一开始还听得津津有味,越听到后来越犯嘀咕,这个故事……怎么感觉有点耳熟?
心里存了事儿,齐铁嘴连说话的心思都没了,一直到张府前都没怎么再动过嘴皮子。
感觉车厢里安静的诡异,副官向后瞥了一眼,看到的是八爷蔫头蔫脑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。很少见他能憋着这么长时间不说话,副官感觉有点新奇。
不过八爷还是喋喋不休的时候比较有意思。
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,副官以拳抵唇,低下头抖着肩膀,无声地笑了起来。

2、“哎哟佛爷,您就饶了我吧。您看您又不信命,老拉着我一个穷算命的下斗干什么呀。”一听佛爷又要带他下斗,齐铁嘴一脸愁苦,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耍赖。
佛爷一只手就把他拎鸡崽儿似的拎了起来,替他整平衣襟,拍了拍他的脸,和善地笑道:“你就说你去不去吧。”
齐铁嘴被这一笑冲的有些发晕,不自觉就点了头。
“好,那你回去准备准备,明天跟我出发。”佛爷在他肩上重重捏了一下,把人推给了张副官,“好生送八爷回去。”
“是。”副官应了一声,带着八爷往外走。
一直到家,齐铁嘴满脑子都还在回想着佛爷的那个笑容,肩膀被佛爷捏过的地方有点疼,但一种酥酥的麻痒感一直往外渗。
佛爷是个非常严肃的人,很少笑,但对着他,笑容仿佛格外的多。
佛爷笑起来真好看真好看真好看……
齐铁嘴在床上滚了两圈,抓着自己的肩膀,捂着嘴吃吃地笑了起来。
他心里并不是那么排斥和佛爷下斗这件事,他喜欢佛爷,喜欢待在佛爷身边,而且佛爷也说会保他安全。
佛爷是个说话算数的人。
齐铁嘴用脸蹭了蹭被子,抱着被子满怀期待地睡着了。

3、但佛爷也太他妈说话算数了!!!
齐铁嘴跪在佛爷床边,紧紧抓着佛爷的手,看他拔除背部尸毒时疼的太阳穴暴起的青筋突突的跳,紧紧咬着牙,疼的喊都喊不出来,手指关节涨成了青紫色,手劲大的快要把齐铁嘴的手捏碎了。
但齐铁嘴感受不到疼,就算疼,佛爷身上的承受的也只会比他多千百倍。
若不是佛爷护的及时,那只粽子的爪子,挠上的就是他的背了。
真是个拖油瓶!齐铁嘴在心里啐了自己一口。
他急得不得了,捏起袖子去擦佛爷脑门上的汗,嘴上不停地催问二爷:“二爷,好了没有啊?好了没有啊?”
二爷嫌他烦,骂了一句“闭嘴”,扭头对张副官说:“我家祖传祛尸毒的方子里需要一味药引,现在佛爷府上可还有百年的山参没有?”
张副官连连点头:“有的有的。”立马吩咐人取了几盒山参来给二爷看。
“不行。”二爷查看了那几支山参,摇了摇头,“这些都是移山参,我需要纯正的百年野山参。”
“这……”张副官面露难色,“如今恐怕要从东北现调过来……”
“哎哟!从东北现调哪来得及啊?我家有,你等着我去拿!”齐铁嘴跳起来,一路抡着两条腿跑回家,完全忘了有车这件事,等打了个来回,喘着粗气把一个红绸盒子递给二爷,弯腰撑着膝盖感觉自己几乎要断气。
“老八,你哪来这么好的参啊?”二爷捧出那参,有些惊诧的看着齐铁嘴。
俗话说七两为参,八两为宝,这参足有七两八钱,身似人形,参须完整无一丝断处,乃是万金难求的极品。只不过这参看上去搁了不少年,药性可能有所流失,但总比普通的参要好的多。
“你问这么多干嘛,赶紧救佛爷啊!”齐铁嘴色厉内荏地转移话题。
难道他要说,他爷爷当时占卦占得儿媳会生个闺女,欢欢喜喜和拜把子兄弟指腹为婚拴了娃娃亲,得了兄弟一支上好的人参,谁成想老马失前蹄,儿媳妇竟然生了个带把儿的,还没来得及告诉兄弟自己就出意外嗝屁了,而这个和他定了娃娃亲的人就是佛爷?!
这他娘的不是瞎胡闹吗!

齐铁嘴有些讪讪的。
这要是个姑娘倒还好了。

评论(15)

热度(428)